2017年人民币汇率大涨原因分析与展望(作者: Sarah Sun)发布日期:2018-01-29

 

近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气势如虹,1月25日16:30,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收报6.3350,创2015年10月30日以来新高,较上一交易日上涨525个基点。当日夜盘,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继续上行,最高上涨超过600个基点。

人民币汇率的纷纷上涨使得笔者周围的朋友圈都开始持续关注相关事件,并且有很多人给笔者发来了关于人民币汇率上涨的分析文章。一时间仿佛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一、人民币汇率大涨的表象原因

关于人民币汇率大涨的原因需要一分为二的看。

首先,人民币汇率大涨,换句话说,美元汇率大跌,最高兴的人是谁?当然是特朗普,这一点在美国财长努钦参加2018年瑞士冬季达沃斯论坛接受采访时的表态,就已经完全的显露出来了,努钦表示,美元汇率走软对于美国贸易和经济发展来讲是个好机会。虽然说历任美国财政部部长都是为强势美元背书的,努钦的行为让人有些难以理解,但与其说努钦是喜不自胜、得意忘形,倒不如说他是厚着脸皮,有意为之。

美国财政部部长努钦

因为,从美国角度,特朗普上台后实行的减税、基建城投政策属于增加花销减少收入的做法,而这种做法是会日益增加美国政府的赤字程度的。对于美国政府来说,他们只能通过增发国债来维持这样的开销。所以特朗普是不希望美国利率太高的(其实任何一届政府都是希望利率维持在低位来保持自己任期内的经济繁荣,至于发生危机,那是下一任的事。不过奥巴马就比较倒霉了,接了小布什和克林顿的锅),因为利率太高,就会加重美国国债的利息负担。所以加息政策不够激进会导致美元疲软。而且,美国增发国债,赤字负担过重,最好的办法就是多印美元进行还债,然而这样必然会导致美元汇率走低。

另外,特朗普的路数与前任都不同的地方是对于贸易的态度。历任美国总统都是享受着美元的国际地位带来的好处,心安理得的在全世界范围内买买买,而置巨额的贸易逆差而不顾。但特朗普为了本国就业,所以要刺激美国的出口。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也从原油进口国成为了原油的主要出口国。而我们都知道的事情是,刺激本国出口的最好办法就是货币贬值。

美国原油出口量

那么此番美元汇率的下跌,特朗普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从另一个角度,即中国的角度,15年和16年的人民币贬值是有着重要的历史原因和作用的。15年6月A股发生股灾,上证指数从最高的5100点,下跌至2700点,中国经济处在危机边缘。国家当机立断推出了811汇改,人民币贬值也就拉开了序幕。当时除了811汇改以外,我们国家还推出了包括“非对称贬值”在内的一系列的引导人民币稳定有序贬值的汇率政策(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照笔者曾经发布过的关于人民币汇率贬值的文章)。国家成功地引导了人民币汇率从6一路下跌到6.9以下,也缓解了经济当中的压力。

2015年A股股灾

当时我国从股市到楼市到债市都存在泡沫,主动挤压人民币汇率是释放泡沫的最有效方式。但是2017年开始美元开始贬值,中国经济也有所好转,人民币贬值失去了应有的外在条件和内部动机。而一味地打压人民币汇率带来是市场单边的贬值预期,所以为了防止游资做空人民币汇率,也就是为了防止东南亚金融危机的重演,国家开始放弃了贬值政策,而让人民币跟随美元汇率波动。

2017年开始,美元不断贬值,然而处在“非对称贬值”中的人民币汇率却始终无动于衷,与美元汇率形成了背离,一时间,国家刻意引导人民币贬值。2017年人民币仍将面临大幅贬值的说法甚嚣尘上。

所以央妈出手,采用双管齐下的方式。一方面放弃“非对称贬值”,再度改革人民币定价机制,另一方面打击离岸做空力量,一时间离岸市场HIBOR人民币隔夜利率涨至40%以上的高位,断了空头的念想。

2017年5月26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表示,中国央行考虑在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价模型中引入逆周期因子。在新的定价公式下,中间价=收盘价+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逆周期调节因子。

所谓“逆周期因子”,外界解读不多,一直被认为是央妈“透明”的人民币汇率制度中,“不透明”的那部分。其实,“逆周期因子”的引入是计入了CFETS即人民币汇率指数对于汇率波动的日间影响,使得人民币汇率能够更好的与美元走势形成拟合。

引入逆周期因子后的美元与人民币汇率走势

所以汇率的波动,看似无序,但美国与中国都各有自己的如意算盘。

 

 

二、人民币汇率大涨的深层次原因

其实,这里面,还埋藏着一条隐形的逻辑线。

在特朗普想要过好自己小日子,阻断自由贸易的同时,无异于把美元从国际货币的地位上拉下来。因为需要减少美国巨额的贸易逆差,势必就要减少美国从其他国家的大量进口,这也必然会减少美元在全球范围内的供应。比如,他们从与产油国的合作变成了竞争关系,遥想当年里根时代美国政府和沙特你侬我侬的情景,不禁让人唏嘘。同样,其他贸易领域也是如此。

与其说,特朗普出其不意,急流勇退,倒不如说他是由时势而造,美国的资本外流严重与本国产业发展不足已经严重地影响了美国的就业和经济,美国现阶段的经济发展已经不足够支撑其继续大言不惭地在全球范围内继续买买买了。所以,特朗普其实是经济窘境和民粹主义的产物。

而我们国家正好抓住这个机会,积极推进亚投行和“一带一路”的建设,并竭力争取让人民币在亚投行交易结算中占据主导地位。此外,中国正在开发以人民币定价的原油期货合约,该合约可帮助产油国绕过美国,直接与中国交易。中国此举不单单是为了海外投资与合作,更重要的是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

所以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汇率的坚挺与汇率制度的市场化也是在向市场传达中国的诚意与决心。

三、人民币与美元汇率的未来

关于汇率未来会怎么走,我们不得不提到的是著名的经济学理论——“The Triffin Dilemma”,即为特里芬难题。从1944年,美元与黄金挂钩成为国际货币开始,为了满足各国对美元储备的需要,美国只能增加美元供应,导致美元持续贬值。

在成为国际货币后美元购买力一路下降

人民币若逐渐走向国际化,也会面临同样问题。为了满足全球的支付和储备需求,人民币的供应量会大量上升,所以汇率一定会下跌,不过那搞不好是20年之后的事了。

短期之内,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未来汇率波动会非常明显。但美国永远是世界第一大国,配置美元资产不在于一时的汇率收益,而是像黄金、保险一样的一种资产配置。

当你真的做到不在乎短期的收益,降低自己的换手率的同时考虑资产配置与长期收益的时候,恭喜你,你已经从一个投机者,变成了真正的投资者。

 

Get in touch

BPS INC

Talk to us